您当前的位置 :从江新闻网 > 教育 > 采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局局长李长伟:中国应该关注解决债务问题的三个主要细节:吴跃阁

采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局局长李长伟:中国应该关注解决债务问题的三个主要细节:吴跃阁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区主任李昌义)对于中国和亚洲经济的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市场发出了保证。在5月3日发布的亚太展望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6.5%,这超过了1月份吴越馆的最新消息和信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今天表示,全球经济尚未陷入危机,市场情绪有所好转。一些经济体增长过于缓慢和脆弱。全球经济前景的下行风险正在上升。有许多事情需要担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然保持警惕。经济增长战略需要更加迅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局局长李昌洙)

对于中国和亚洲经济的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市场发出了保证。

在5月3日发布的亚太展望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6.5%,比1月份预测的6.3%上升0.2个百分点。中国也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唯一一个提高今年GDP增??长预测的国家。

“虽然全球经济复苏步伐慢于预期,但今年中国经济总体形势明显好转。去年推出的经济政策取得了明显成效。”接受《第一财经日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区主任李昌洙表示。

中国经济在结构转型过程中仍然面临着许多挑战,包括最近引起关注的供给侧改革和债务问题。李长伟强调,中国经济在向可持续,更加平衡的方向转型过程中不会顺利。不可避免的经历将是坎坷的。选择正确的政策是最重要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中国有应对这一变化的政策空间和人力资本。

另一方面,作为过去十年推动亚洲经济增长的引擎,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也影响了其他亚洲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发现,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对亚洲地区的溢出效应更为明显。从中期来看,中国经济的再平衡将有利于整个亚洲地区的经济增长,但短期内可能对一些国家产生负面影响。

“从短期来看,中国经济转型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取决于中国与中国的贸易格局。”李昌宇指出,这种溢出效应也发生在其他国家向发达经济体的转型中。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中国的债务问题应该注意三个主要细节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经济仍处于转型期。外面的世界有不同的看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6.3%上调至6.5%。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如何看待中国经济?

李长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从6.3%上调至6.5%。 (这反映)虽然全球经济复苏步伐慢于预期,但今年中国经济总体形势明显好转,去年启动。经济政策现在突出了其有效性。当然,与此同时,对于经济政策,我们必须考虑它的工作地点和方式;与之相关的中期风险也在上升。如果新的信贷流向产能过剩的旧产业,那么快速增长的债务和投资规模带来的中期风险将会增加。经济刺激政策一方面有助于中国经济趋于稳定,但同时政策制定者也应该关注并采取措施。目前,如何解决中期企业高杠杆问题已成为中国面临的一项更为重要的决策考验。

每日: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的债务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的债务问题会有什么影响?

李长伟:目前,中国债务规模的扩大对经济产生了积极影响,但与此同时,债务规模的扩大将导致经济脆弱性风险的增加。这种脆弱的经济并不意味着我们担心这些公司债务或其他债务问题会立即引发经济危机。我们担心的是债务问题对中国生产力和中期经济增长前景的影响。例如,如果低增长,产能过剩的行业继续获得信贷,那么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会比预期更快放缓,但另一方面,如果新的信贷资金可以流向更高的附加值和更高的生产率新兴产业可以帮助中国发展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从而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每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否有解决中国债务问题的建议?

李长伟:事实上,中国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中国政府已宣布削减产能过剩的计划。最近,它正在讨论债转股和资产证券化等金融政策。我们认为,债转股和资产证券化的工具是有效的企业重组工具,但它们也有其局限性。关键取决于具体实施。首先,这些金融工具只应适用于仍然存在的公司。如果僵尸公司也可以通过这些渠道获得资金,那将是浪费资金。因此,选择公司非常重要。其次,通过债转股计划。如果银行需要持有债务转换的股份,则应设定有限的持有期限,银行可以在市场上出售这些股票,所有流程都应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第三,不要将金融工具视为独立工具,而应将其作为全面重组计划的一部分,包括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如何处理辞职员工以及如何改善公司治理。

经济转型发布了良好信号

日报:在中国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服务业的发展能否填补制造业的衰落,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去年,中国服务业首次占GDP的50%以上。你认为这是一个好信号吗?

李长伟:是的,这确实发出了一个良好的信号,即中国经济的发展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的。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已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本地消费型经济。例如,我们已经看到经常账户盈余的比例下降到不到3%。现在,中国经济的这种转型,经济再平衡取得了显着成效,制造业也在升级,服务业的增长自然也在加速。服务业的快速增长是一个良好的信号,反映出中国的经济结构更加平衡,但没有太多证据表明经济已从投资导向转向消费导向。达到这个阶段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正在增加的投资类型也非常重要。过去,中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一些已经产能过剩的行业,所以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在中国看到更多的投资。关注新兴产业,如绿色经济和有助于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本,平衡中国的经济结构,同时增加经济增长的潜力。中国不一定是中等收入国家,自然会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因此现在更有必要看到不同类型的投资。每日: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经济转型对中国本身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影响?

李长伟: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经济再平衡也通过维持投资惯性推动经济增长。如果中国继续增加对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投资,这种投资的边际生产能力将继续下降。整体经济需要新兴产业(作为投资目标)。对中国而言,即使在短期内,对消费者导向型产业的投资也是好的。从保持增长的角度来看,制造业现在几乎为零增长。如果服务业无法实现高增长,中国如何消化新的劳动力?

经济再平衡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复杂的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对其他国家的影响也是溢出效应。中国的经济转型减少了进口需求,原先出口中国制造中间体和原材料的国家将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向中国出售优质食品,消费品和优质品牌消费品的国家可能会受益。总的来说,中国经济转型对其他国家的溢出效应取决于这些国家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格局。

每日:那么,这些受影响国家应如何调整政策以减轻中国经济转型的影响?

李长伟:从中长期来看,如果中国经济成功转型,将有利于所有国家。在短期内,每个国家的贸易模式决定了赢家和输家。对于受到“负面”影响的国家,例如向中国出口原材料的国家,以及在国际市场上与中国竞争的国家,随着中国价值链的持续上升,中国可能在短期内受到影响。但这也发生在其他国家的发达经济体的发展中,例如韩国和日本之间,日本和美国之间。这是一个自然过程,也是那些由于这种结构变化而失去竞争优势的国家。应努力采取适当的政策来提高自身的生产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将为他们提供结构改革建议,以有效提高生产力和经济复原力。

每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预测是什么?

李长伟:当然,中国经济永远不能保持10%的增长率。随着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和财富水平不断提高,经济增长率自然应该放缓。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收敛效应。从中期来看,我们认为到202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达到6%,但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仍然是一个相对较高的增长率,并且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领先地位。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是经济向更可持续发展状态调整的自然结果。当地时间3月26日,圣周庆祝活动在墨西哥墨西哥城举行,以烧制特朗普纸娃娃。图片来源:Vision China(000681)在对中国和中国的贸易政策中,如“欺负我们最强大的是中国”,“中国杀人”